近年来,为了缓解日益严峻的养老问题,让我市老人能在家门口享受到贴心的服务,王家井、牌头、草塔等镇相继开办了老年食堂。浣东街道也成立了占地700多平方米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旨在为街道15000余名老年人提供助餐、康复、娱乐等一条龙服务。据调查发现,尽管市场需求与政策扶持都利好,但我市居家养老服务产业仍然被“成长的烦恼”束缚了发展的脚步。  

  束缚居家养老服务产业发展的原因,首先是收费服务项目难推广。老年人或多或少都抱有勤俭持家的优良传统,对于花钱买服务总是持抵触情绪,加之大部分居家养老服务都由政府提供部分补贴,老年人普遍觉得不该有额外收费;其次是过于依赖政府资源难运作。为了争取政府补贴,我市不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运营方即使亏本也要坚持运作,而政府拨款周期较长,运营方时常需要垫资经营,硬生生地憋出“发展内伤”;另外还存在周边区域难辐射的现象。我市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站点铺设虽广,但知晓率还是偏低,难以覆盖影响周边区域。  

  “树高千尺,叶落归根”。大多数老人都希望晚年能亲近故土,居家养老。在这样的前提下,打造小范围、家门口的居家养老模式无疑是一个绝佳切入口。但绝佳切入口并非没有缺点,上述问题无一不暴露出种种“硬伤”,归根结底还是由于没能建立起良性的互动机制。要完善居家养老服务,首先要构建“三位一体”的良性互动机制。在目前我市养老市场尚未成熟的大环境下,政府显然要在政策与经济上进一步加大倾斜性照顾,着力推行居家养老保障基金、养老服务探索资金等保值增值措施,制定相应的税收优惠、用地补贴以帮助培育市场。同时,还要争取社会资本加入,开拓出多方合资、委托管理等合作渠道,竭力打造诸暨本土居家养老品牌,努力扩大自身影响力与知名度。此外,老年人家庭也要充分认识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盈利本质,老人在享受家门口便利服务的同时,杜绝揩油思想,适当鼓励老人选择有偿服务项目,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良性发展注入部分流动资金。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早在几千年前,孟子就提出了尊重老人的重要性。当前,基层养老需求正面临着巨大变革,从简单生活照料向多样化、个性化需求发展,从单一家庭照顾向社会力量参与转变。进入新时代,老年人的幸福指数也成为生活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指标之一。这必然要求各地乘风而动,顺势而为,不断打造提升居家养老服务,让老年人能够在无忧无虑中优雅地老去。(戚高晟) 
责任编辑:杨钰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