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国家出台相关规定,要求中小学、幼儿园应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每餐均应有学校相关负责人与学生共同用餐,该规定从4月1日开始执行。

  其实“校长陪餐制”并非我国首创,在国外早有成功先例。比如日本的学生餐既卫生又营养,其制度规定就包含:学生校餐由校长先试吃,班主任陪同。就算在国内也不算新鲜,多年前我市一些学校就已建立教师陪餐制度,在为学生饮食安全保驾护航的同时,拉近与学生之间的距离,像新世纪小学陪餐制度已坚持10年。不过学校的自觉行为和国家规定还是有本质区别,后者以制度的严肃性将校园食品安全的重要性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所谓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饭菜质量不仅关乎校园食品安全,也关乎学生成长和营养均衡。由于成年人和青少年的饮食习惯、营养需求未必完全相同,因此,校长陪餐不能把重点放在形式上,而应从孩子成长的需要出发,多听听他们的呼声。作为学校负责人有必要加强对学生成长规律、健康需要、营养科学等知识的学习与研究,懂些营养知识和饮食科学。这对矫正学生偏食和浪费的不良习惯,大有裨益。

  校长陪餐有两个作用。首先是纠错作用,校长陪餐促进校长接触学生餐,接触多了,发现问题的机会自然就多,就能及时加以纠正。其次是威慑作用,“校长不认可,后果很严重”,关系到自身考核的事谁都不敢马虎,从而实现有效监督。

  顺着这个思路,不难发现,校长对食品的满意度是其中关键。但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校长未必每餐必到;二是给校长的一勺是否存在“猫腻”。事实上,对校园食品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学生。而最关心孩子吃得是不是好、是不是健康的莫过于家长,最有监督热情的也莫过于家长。有效的监督机制就应该、也必须把家长纳入进来。多所学校食品安全问题的曝光,家长都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以上海家长怒怼“烂番茄”学校为例:2018年10月19日,上海市浦东市监局接到家长举报,监管人员当晚在上海市民办中芯学校现场检查时发现,该校食堂蔬菜筐内的西红柿存在发霉现象,冰箱内存放的半成品加工日期标注为10月20日,厨房内部分调味品及半成品超过标注的保存期限。

  因此,提升校园食品安全水平不能光靠学校负责人的责任和良心,也不能靠绑定校长的陪餐制度,而是要让家长来监督。既然要给校园食品安全加压,那么就加得彻底一些,不妨就此配套出台“家长陪餐制”,顺便也将其列入家长委员会的工作职责。当然,家长陪餐制执行的最大难度在于存在不确定性,如何让愿意参与的家长做到监督与工作兼顾,对制度设计本身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既然学校食品安全一直是社会热点话题,那么本着“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的永恒主题,有关方面必须创新学校食堂安全监管模式,形成家校共治格局。(徐振宇)

责任编辑:黄玲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