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最重要的是团团圆圆。前天,牌头派出所大厅来了长相极为相似的四兄弟,他们是专程来感谢民警,帮助他们兄弟团聚。

  故事要从1962年讲起。那年,杭州的老钟和妻子生下了第四个儿子,钟四哥。本来是件天大的喜事,可是,在那个粮食限额的年代,四个儿子对老钟夫妇俩来说,压力实在太大,一家人吃也吃不饱。

  就在老钟犯难的时候,他的同事提起自己认识诸暨一户人家,夫妻俩多年不育,很渴望有自己的孩子。同事还说,那户人家是农村的,在吃饭这件事上,比城里人有优势。

  老钟夫妻俩思虑多日,终于决定忍痛将孩子送去诸暨。而诸暨那对夫妇,非常开心,承诺会好好照顾孩子,但是有个要求,就是老钟夫妇从此不能和孩子走动。老钟夫妇答应了这个要求。就这样,才出生45天的钟四哥,变成了诸暨人。钟四哥被送走的那年。钟大哥8岁,钟二哥6岁,钟三哥3岁,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有个弟弟被送人了。

  钟二哥告诉记者,这么多年来,他们兄弟三人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自己的弟弟,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可是,父亲和母亲始终坚守承诺,不肯告诉他们弟弟在哪里。一转眼,50多年过去了。兄弟三人想着,弟弟也快60岁的人了,就算他们找到了他,其养父母也不必担心弟弟会抛下两老跟兄弟回家。

  “我们商量好的,如果弟弟的养父母还在世,那我们三兄弟也跟着叫声‘爸妈’,像尊敬父母一样尊敬他们,感谢他们对弟弟的养育之恩。”钟二哥说。

  在得到了母亲同意后,钟家三兄弟就动身来诸暨寻找弟弟。可是,他们拿到的信息不多,只知道弟弟被送人后改名叫寿思源(化名),养父母是牌头镇人。三人来到牌头派出所,向民警求助。

  当天值班的协警吴平杰接待了兄弟三人,他想起牌头镇九霞村有位村民就叫“思源”,说不定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吴平杰带着他们来到九霞村,可惜,这位“思源”叫张思源,互通了信息后更加确认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就在三兄弟准备失望而归时,张思源说他认识一个叫寿思源的同山镇人(当年同山镇也属于牌头地区),并且那个寿思源和他们三兄弟长得挺像的。之后,安华派出所找到了寿思源的联系方式。考虑到寿思源的内心感受,安华派出所的民警决定把钟家兄弟的联系方式交给寿思源。要不要相认和见面,由寿思源决定。

  钟家兄弟留下了联系方式,便回杭州等消息去了。让他们意外的是,刚到家,弟弟的电话就来了,询问了当初自己被送人的缘由。通过电话联系,钟家人了解到,弟弟的养父母已经去世,而他自己有两个女儿,都已经成家,还有了外孙,日子过得还算美满。之后,兄弟三人再次来到诸暨,与朝思暮想的弟弟见面。那天,四兄弟在村路上相遇,互相拥抱。“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们都没有哭。”钟二哥说。

  今年正月里,寿思源带着全家去杭州,见到了80多岁的生母。

  (诸暨日报全媒体报道 记者 杨凌燕 通讯员 王科 )

责任编辑:姚铭阳